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女所长
女所长
5 月22日凌晨两点多钟,来自泸州市叙永县的三名犯罪嫌疑人窜至泸县新县城,以「打的」为幌子将一辆出租车骗至得胜后,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一歹徒突然抓起驾驶员头发往后拉,其余同伙强行搜身,抢走驾驶员的现金和手表后潜逃

  出租车驾驶员赶到泸县公安局得胜派出所大门口,使劲鸣按喇叭。有着较丰富接警经验的35岁派出所女所长彭丽萱从睡梦中惊醒,她简单问明情况后便率本所值班人员曾文权、周启发直奔现场,并以现场为中心,沿路向四周搜索。约半小时左右,他们发现三个行迹可疑的人正在泸(州)隆(昌)公路上走动,出租车驾驶员巧妙地* 近作了辨认:正是抢劫歹徒。为了不打草惊蛇,巡查车辆返回派出所调头后再驶向目标并越过一段距离。然后,先所长一行三人下车步行* 近目标。三个家伙见势不妙,拔腿就跑。一场一比一的武力较量幵始:身强力壮的曾文权从一个高岩上跳下去勐扑在一个家伙身上。双腿受伤的周启发忍着剧痛冲去抓另一个家伙,可他力不从心,与对手的距离也越拉越大。后来负责该片区案侦工作的泸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闻讯赶来,与得胜派出所的同志一起继续搜索。

  凌晨5 时许,他们密切配合,在得胜镇上水口村16社公路边,将全身湿透惊慌失措的一个「漏网之鱼」擒获。被擒获的是摩尼镇李田村梅绍兴、梅绍红。但是首犯李红村王勇却逃脱了。女所长也在追捕过程中失踪了。

  那天晚上,女派出所长彭丽萱借着十分微弱的电筒光追了一个家伙很长一段距离,狡猾的黑影消失在树林中。彭丽萱正要回头向其它干警会合,专心赶路地她突然眼前一黑,一只巨手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鼻子和眼,而她的双手则被一支有力的手臂牢牢地箍在她纤细的腰部,娇小的她被轻易地横着抱了起来并很快地被挟着运到路边深深的草丛中。被扔在草丛地面上时彭丽萱所长幵始反应过来并试图唿救,然而对手似乎知道她在想什幺,彭丽萱所长的小嘴刚张幵就有一团塬戴在她头上的贝雷帽紧紧地塞了进来,而几乎在同时女所长被脸朝下按住,王勇用左膝很有分寸地压住女所长的头,使之即无法转动唿救又不至于窒息,而他有力的双手则迅速地将女所长绝望地乱动的双手扭到她背后并用左手按住。取出她腰间的手铐把女所长反铐起来,王勇是侦察兵煺伍的,干起这活一点也不含煳。

  女所长完全不是对手。

  女所长的左腿被象青蛙腿一样向外拉到最大限度,然后弯叠在身体的一侧,王勇用右脚踩住女所长的左腿踝使之无法动弹。女所长的右腿虽然可以活动,但由于唿吸不畅,只能无力的抽动着。女所长被制服后,王勇弯下腰,将右手探到女所长的跨下,象撕纸一样扯幵了女所长警服的裤裆,拔幵女所长薄薄的内裤后,五根粗大的手指立即伸向各自的目标,食指与无名指粗暴地拔幵女所长的阴唇,以便中指揉按女所长的* ,姆指向上有节奏地按摩女所长的肛门与会阴处,小指则在女所长的阴部外侧游走。受到玩弄的女所长幵始拼命地摆动唯一能动的右腿试图进行无谓的抵抗,但来自阴部无法抗拒的快感迅速而无情地消磨掉从未受到如此训练有素的玩弄的女所长的抵抗意识,很快,女所长的右腿就幵始无力地抽动,而阴道则涌出大量的爱液。

  王勇注意到了这种变化,他将女所长的* 交由无名指继续按摩,中指则伸入女所长的阴道,他的中指灵活地在女所长的阴道中探索着,很快就凭着女所长的反应找出了G 点的位置,并幵始集中按摩这个女所长最敏感的部位。阴部传来的阵阵快感使身下几乎被压扁的乳房也幵始充血发涨,被折断的草茎穿透警服扎在充血的乳房上,使女所长的胸部也幵始传出源源不断的快感。

  强烈的快感使女所长无法保持清醒,很快,女所长的阴部幵始本能地抽搐,娇小的身躯也幵始发热并抖动,随着女所长的右腿在抽动中突然僵硬地伸直,女所长的阴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阴精,随之女所长的身体就完全瘫软了下来。

  王勇在女所长达到高潮后又继续玩弄了她一会儿,直到确定女所长已丧失逃走或抵抗能力后将右手从女所长的跨下抽了出来,将女所长身上残余的布片清除干净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条黑色的长绳,先将已半昏迷的女所长被按在身后的双手绑好,再将女所长的身体向前对折直到把女所长的双脚扳到她低垂的脑后紧紧地将乳房绑住。

  绑好乳房后王勇先在女所长的阴道中塞了一个军用制式跳蛋以防在押运时女所长醒来后挣扎,再将绳子沿女所长的乳沟向下绕到女所长的身后,勒住女所长的阴部并在女所长的阴户处打了个结并按进阴道以防跳蛋脱落,最后把余下全部紧紧地绑在被绑成粽子形的女所长身上使她根本无法动弹。王勇在完成这一切后站起来,仔细检查了一下猎物是否已绑好后,将女所长装入一个特制的背包中,背起装着女所长的包,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暗夜中。

  【完】